中英关系“黄金时代”是否已经结束?驻英大使回应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41172

(原标题:刘晓明大使接受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《新闻1+1》栏目直播连线专访实录)

8月4日,驻英国大使刘晓明接受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《新闻1+1》栏目主持人白岩松直播连线专访,就当前英国防疫情况、中英关系、华为、香港、英国涉华舆论环境等回答了提问。全文如下:

白岩松:您好,观众朋友,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《新闻1+1》。最近一段时间以来,因为香港国安法的问题,因为针对华为政策的变动的问题,英国又成为我们关注的新闻中高频率出现的国度。当然对于中英关系来说,这些新闻不是好新闻。那么目前中英两国的关系处在什么样的状况?如果说恶化了,责任在谁?中英关系的“黄金时代”是否已经结束?这一系列的问题,今天我们连线中国驻英国大使刘晓明,请刘大使给我们解答。刘大使,你好!

刘大使:你好。

白岩松:首先当然还是要关注一下英国的疫情。一段时间以来大家的注意力可能都在美国、巴西等,但是我们回头一看过去这一个多星期,英国的每日新增确诊病例似乎又在出现反弹,现在英国的防疫情况处在什么样的阶段?安全度增加了吗?

刘大使:应该说,英国的防控措施还是取得一定成效,但是最近有些反弹,特别是在一些大中城市,20多个城市出现了反弹。所以英国首相在周末的时候宣布推迟对一些城市的解封措施,而且要增加检测,要求人们继续保持社交距离。英国目前的疫情情况是确诊病例30多万,在全球居第十二,欧洲排第三,但死亡病例还是很高,在全球排第四,在欧洲排第一。所以疫情不容乐观。英国政府非常担心出现“二次暴发”,所以采取各项措施,确保不出现第二次疫情暴发。

白岩松:刘大使,因为整个全球的抗疫时间持续较长,一转眼又将迎来开学季。大家都知道,对中国留学生而言,整个欧洲,英国是第一目的地国,我们在英国留学生超过20万。那好了,即将到来的开学季,中国的留学生回得去吗?安全吗?到时候航班能够保证吗?大使馆为此在做些什么?

刘大使:确实如刚才你所讲,我们在英国的学生人数比较多,是英国最大的外国留学生群体,在世界排第二,仅次于美国,欧洲排第一。现在英国对于学校的疫情防控也采取了措施,已经逐步准备在9、10月份部分解封,很多学校还将采取网上授课,部分学校也将开始现场授课。我们的学生已经陆续返校。但是,刚才你也讲到航班的压力是很大的。疫情暴发之前,中英之间每周有168个航班,现在已经减少到每周8个航班,所以航班压力确实很大。但是双方航空公司已经开始陆续复航,中英两国航空部门在保持接触。学校能否完全恢复正常,我们还在密切关注。

刚才我讲到英国政府很担心第二次疫情暴发,所以已经采取了一些推迟解封的措施。我们也跟准备到英国来的学生保持密切联系,随时向他们发布消息,给予必要提醒。

白岩松:刘大使,毫无疑问最近大家是高度关注中英关系,尤其是中英关系处在被严重破坏这样的一种局面。我注意到你在跟记者沟通的时候,强调这种被破坏的局面责任都在英方,不是中国变了,而是英国变了。我们该怎么理解这个判断?

刘大使:中英关系最近一段时间确实出现了一系列的困难,面临严峻形势。英国媒体以及其他西方媒体说,中英关系之所以发生这样的变化,是因为“中国更加咄咄逼人”,采取了很多不利于两国关系的措施。我在上个星期举行的中外记者会上指出,我们现在需要回答一系列问题:中英关系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变化?为什么会面临这样的困难?到底是谁变了?是中国变了?还是英国变了?我在记者会上告诉大家,我的回答是清晰无误的,用英文说是loud and clear,就是中国没有变,而是英国变了。中英关系现在面临的困难,责任完全在英方。我从4个方面来解读这个问题:

第一,中国忠实遵守《联合国宪章》确立的基本原则,即国际法、国际关系的基本准则,也是中英建交公报确立的基本原则,那就是:相互尊重主权、领土完整,互不干涉内政。我们从来没有干涉英国的内政,是英方无端指责香港国安法,采取措施、停止英港引渡协议,改变英国国民(海外)护照持有者的地位,对香港实施所谓武器禁运,对香港推迟立法会选举说三道四。由于英国干涉香港事务,干涉中国内部事务,才使中英关系面临这样的困难。

第二,中国致力于走和平发展道路的决心没有变。中国始终坚持走和平发展道路,无意挑战谁、威胁谁、取代谁,我们只想把中国自己的事情办好,让中国人民生活得更幸福、更健康。恰恰是英国一些政客挑起了所谓“中国威胁论”,把中国视为潜在“敌对国家”,叫嚣要跟中国彻底“脱钩”,甚至叫嚣要对中国发起“新冷战”。所以这些英国政客、这些反华势力、这些“冷战斗士”,是他们恶化、毒化了中英关系的气氛。

第三,中国忠实履行了自己的国际义务。他们有些人讲中国不遵守《中英联合声明》、搞香港国安法、违反了中国应该承担的国际义务,我说恰恰相反。今年是联合国成立75周年,中国是第一个在《联合国宪章》上签字的国家,75年来,中国已经加入了100多个国际组织、签署了500多个多边条约,没有从一个条约和组织撤退、撤离、“退群”、毁约。中国忠实履行了自己的义务。而英国恰恰相反,违反了应当承担的国际义务。首先,我前面讲到,英国违反了国际法基本准则,而且违反了1984年中英签署的谅解备忘录,改变了英国国民(海外)护照持有者的地位,宣布无限期终止与香港的引渡协议等等。所以恰恰是英国违反了协议。

第四,中国始终致力于与英国建立伙伴关系,没有把英国看作是对中国的威胁,恰恰是英国改变了对中英关系的定位,把中国看成是潜在的威胁、潜在的挑战。华为这件事情就是一个很突出的例子。华为问题不是一个简单的英国如何对待中国企业的问题,实际上是英国如何看待中国的问题,是把中国看作是机遇,还是看作是威胁?是把中国看作是伙伴,还是看作是对手?这是一个大是大非的问题。由于英国的这些变化,导致了中英关系出现了困难,所以我说这个责任完全在英方。

白岩松:刘大使,您刚才也提到华为问题,这也是最近一段时间来中国人非常关注的。英国对华为的政策出现了重大改变。但是也有一种声音说这是英国跟随美国做出的一个抉择,甚至说,如果年底美国的大选出现了某种改变,英国对华为的政策也会改变,您觉得这种看法是否简单化了?

刘大使:刚才我讲到英国对待华为的问题,不是一个简单对待一家中国公司的问题,而是怎么看中国的问题。当然我也注意到英国一些官员讲,英国禁用华为是由于受到美国制裁的原因,这是从技术层面解读这个问题,我觉得这种解释似乎是“此地无银三百两”。在英国决定“禁用华为”后,美国领导人争先恐后“抢功”,有的说,“是我一直在说服英国不要用华为”,还有的向英国表示“祝贺”,说“干得漂亮,就是应该这么干”。所以明眼人一下子就可以看出来,外部有强大的压力。

我觉得华为这个问题,英国人确实应该把它想明白。在英国宣布“禁用华为”之后,我写了一篇文章,文章的主题是,“拒绝华为,就是拒绝机遇;拒绝华为,就是拒绝发展;拒绝华为,就是拒绝未来”。

为什么说拒绝华为就是拒绝机遇呢?因为大家都知道,华为是5G的领军者,英国拒绝与华为合作,就是拒绝在5G领域发挥领军作用。我们都知道,200多年前第一次工业革命时,英国是引领者,那个时候中国落伍了。那么现在第四次工业革命,5G是标志性的基础设施建设。英国拒绝华为,就可能成为第四次工业革命的落伍者,失去这样的机遇。

为什么说拒绝华为就是拒绝发展呢?我觉得你拒绝跟中国公司合作,也就是拒绝跟中国分享中国的发展红利。人们测算了一下,如果英国拒绝华为,它的5G建设将推迟2到3年。华为在深圳起家。改革开放初期,小平同志特别赞赏深圳人的一句话就是,“时间就是金钱,效率就是生命”。5G建设推迟2到3年意味着什么?那个时候你在搞5G的时候,6G都出来了。英国首相有一个宏伟的计划,到2025年要实现5G全覆盖。我一直跟英国人讲,华为就能帮你实现这个目标。你再推迟2到3年,就不知道是什么后果了,而且费用成本都要增加。英国人是很聪明的,我一直想不明白英国人为什么要花更多的钱买更差的产品,所以我认为拒绝华为就是拒绝发展,

最后,为什么说拒绝华为就是拒绝未来?因为5G不光是通讯、电信,它还包括了我们未来生活的方方面面,智慧城市、智慧医疗。我们这次从湖北抗疫就看得出来,5G发挥了重要的作用,远程医疗,方舱医院的全覆盖,特别是对医护人员的保护,5G发挥很重要的作用。所以我说,英国人应该想明白。英国政府做这个决定是在7月14日,我说,这一天对华为是黑暗的一天,对中英关系是黑暗的一天,对英国来讲更是黑暗的一天。对华为而言,它失去了英国这个市场;对中英关系而言,中英互信受到了损害;对英国来讲是黑暗的一天,因为英国的信誉受到了严重损害,英国的未来也受到了严重损害,所以我说这对英国更是黑暗的一天。

白岩松:刘大使,说到香港的国安法,英国近一段时间说了非常非常多的话,很多人对英国这么做感到疑惑,提出这样一个问题:从1997年一直到现在,已经23年时间过去了,英国还不觉得香港已经回归了中国吗?

刘大使:英国确实有一些人殖民心态很重。我经常形容他们身体已经进入了21世纪、但是脑袋还是停留在殖民时期。最典型的代表人物就是英国的末代港督彭定康。只要香港一有什么风吹草动,他都要出来讲话。我跟他讲,他忘记了是谁任命他做英国的末代港督,是谁把他选上去的吗?根本就没有选举。23年前,香港有什么民主可言?!英国的港督都是英国政府任命的。回归以后,香港民众享有前所未有的民主,他们选出了五任特首,这是一个非常明显的反差和对比。

在英国,一方面是有一些政客,有很严重的殖民心态,不愿意接受香港已经回归中国这样一个事实,不愿意接受香港已经是中国的一部分、是中国的一个特别行政区。另一方面就是英国政府没有摆正自己的位置,经常拿《中英联合声明》说事,觉得英国有责任、有义务监督中国政府。我们明确的告诉他,《中英联合声明》里面1137个字、8个条款、3个附件,没有一个字、一个条款赋予英国对香港有所谓的监督权、有所谓的任何责任。《中英联合声明》中,关于英国义务的这一部分随着香港的回归已经完成,而中国政府阐述的政策是单方面宣布。“一国两制”的承诺已经写入香港基本法,并已通过基本法来实施,跟《中英联合声明》没有任何关系。所以,英国就是由于对自己的位置没有摆对,不断地拿《联合声明》来说事,指责中国。对于这一点,我们已经给予非常明确的回应。

白岩松:刘大使,作为中国驻英国大使,我知道您写了关于香港国安法以及华为问题的文章,但是在英国主流媒体上它不给你发,这是什么情况?反映着一种什么样的环境和心态?

刘大使:你这个问题问得很好,我有三种感觉:第一,在英国不存在所谓西方标榜的新闻自由,可以说它有污蔑你的自由、有诽谤你的自由,但没有给你驳斥和答辩的自由。所以你看报纸上登了很多对中国的指责、批评,包括那些反华议员、“冷战斗士”、甚至是某些不友好的外国使节,登他们的文章,但我们的文章就出不去。偶尔它也给你留出一点空间,但是不成比例。所以这个“新闻自由”,我算是领教了,我认为不存在所谓的“新闻自由”。

第二,我觉得英国媒体对中国还是存在很大的偏见,不论是纸质的,还是新媒体、电视和广播。很多英国友人、朋友访问中国回来之后都跟我们反映,他们在中国感受到、看到的中国,跟英国媒体报道的中国反差很大,不是一个真实的中国。所以我也经常跟英国媒体讲,你们应该摘下你们的“有色眼镜”,全面客观报道中国,还读者一个真实的中国,要对得起你们的读者,对得起你们的观众。

第三个感受就是,我们要在西方国家讲好中国的故事,或者说要突破这种对我们的封杀,还任重而道远。我对习近平总书记讲的话体会特别深。总书记讲,我们这么多年领导中国人民解决了挨打、挨饿的问题,但是我们还没有彻底解决挨骂的问题,要彻底解决挨骂,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

白岩松:在这方面您和很多的驻外大使其实都做了很多工作,在这儿我们就不多说谢谢了。最后,五年前中英两国开启了中英关系“黄金时代”,现在遇到了这么大的波折,并且英国要负主要的责任。那“黄金时代”在中英两国之间是否结束了?

刘大使:我觉得“黄金时代”是一个比较高的定位。“黄金时代”是英国领导人提出来的,在习主席2015年对英国进行国事访问之后,两国关系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,英国领导人提出我们要共同打造“黄金时代”,我们觉得这个定位很好,符合两国的利益,也表示赞同,双方一致朝着这个方向努力。今年本来是一个比较好的年份,我开年的第一个讲话在英国议会,我讲今年是中英关系“黄金时代”五周年,我们要共同努力推进中英关系,打造更多的“黄金成果”。但是后来发生了一系列问题。

英国政府的表态、包括英国领导人的表态还是比较积极的,他们还是认可“黄金时代”,愿意跟我们共同打造,而且强调他们并不同意那些政客关于对中国发动所谓“新冷战”或要“全面重置”中英关系的表态,愿意跟中国发展建设性关系。中国有句话叫“听其言,观其行”,我们关键要看行动。

白岩松:好的,谢谢刘大使给我们带来的解析,辛苦了。

刘大使:谢谢。